玩彩网最新app

邮箱: 密码:
首页 | 玩彩网 | 新闻中心 | 审务公开 | 法苑文化 | 司法为民 | 法律文书 | 专题报道 |  | 工程建设 | 公告栏
添加收藏 / 设置主页

 

山里的烟火味儿

作者:李昌丹  发布时间:2020-03-10 15:36:58


已十多年没有在山里过冬,近乎忘了山里的冬是什么样的了。今年秋末女儿出生了,满月后已是冬天,托女儿的福,请了几个月产假,然后随先生和婆婆回到了先生的老家。

先生的老家之前只去过两次,第一次是回去看望长辈,第二次是结婚,这次度产假则是第三次。回村那天邻居家正杀年猪,出发前邻居就打电话来说到家后一定要去他们家吃杀煮饭。因有事耽搁,直到半夜才到家。第二天一早,邻居又做了一大桌菜等着,一定要邀请我们去把错过的杀猪饭补上。山里人的真诚和质朴,给人恰到好处的舒适,没有过分到令人无措的热情,但他们的笑容总让人内心涌起温暖和感动。

冬日的山里,该落的叶子已经落尽了,那纷扬的白雪也下过了,桃李正孕育着花蕾。哪像秋天啊,秋天的叶子铺天盖地落下来的时候,热闹中也夹带着些伤感,枯寂的原野里呼过萧萧的秋风,吹得心里寂寂瑟瑟。那枯萎的会越枯萎,寒凉的会更寒凉。而冬日的萧瑟里隐藏着希望,那山冈上的皑皑白雪会渐渐化作清甜的溪水,那些新芽和新故事正一点点生长着,春暖花开在前面等着。

坐在木楼上,阳光一点点落在额头、肩上,远处的江水上。闭上眼享受着阳光发呆的当儿会有热情的老乡扔来硕大芳甜的橘子,随着爽朗清脆的笑声:明天来我家吃杀煮饭呀,要早点儿来呀。

一大早,菜园里的白菜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霜雪,朝阳从山边升起,金色光芒落在连绵起伏的山冈上,还有山下的青瓦房上。杀年猪的人家在提前打好的土炤上烧上了两大锅开水,用来打糍粑的碓窝已经洗刷干净,糯米正在石缸里泡着。炒南瓜籽和花生也用盘子装好了,等着杀猪匠和客人们的到来。妇女们挽好了发髻,拴好了围裙,笑着聊着热热闹闹往那杀猪人家去了。男人们已经活动好筋骨准备逮猪了。还有打工回来的小伙子,手拉着娇羞的小媳妇儿也正往那杀猪人家去。

杀完猪的午时,装香肠的是妇女们,做饭的是外出打工回来的厨师小伙子和阿姨们,打牌喝茶的是老人,柴火嗤嗤地冒着火花,呼啦啦吃着烤洋芋的是孩童们,烤得通红的小脸儿天真烂漫。土炤上的大锅里正炖着一大锅羊肉,羊肉汤在柴火的炖煮下咕噜噜翻滚着冒着汤泡儿。年轻力壮的男子正一锤锤舂着碓窝里的糍粑,舂好的糍粑懒洋洋地躺在簸箕中的炒豆沫里,旁边放着花生、芝麻、红糖熬制的包心。想吃的便去扯上一块,舀一勺香甜的包心倒在上面,再包裹起来,咬上一口,又香又甜又糯。家里阿婆爱吃,常常吃上一大块糍粑就不吃晚饭了。在这里,打糍粑是每户杀猪人家必备的,谁家若是杀猪,那么一定会打糍粑招待大家。

就这样,整个冬天,都是东家吃了西家走,一直要到腊月二十七八。大家都开始各自忙着给自家大门贴上红对联,备年货。再热热闹闹儿的过新年。

山里的风,有炊烟的味道。山里的水,倒影着洁白的云朵。山里的阳光,洒在连绵起伏的山冈上。山里的人,有雪花儿一样纯洁的笑容。我想,如果有动人的好故事,应该是在冬日的山里。

第1页  共1页

编辑:李光健    

 

 

关闭窗口

地址:云南省昭通市永善县溪洛渡镇玉泉路199号  
邮编:657300  
联系电话:0870-4125186  
传真:0870-4125186  
电子邮箱:ysfy_yjs@chinacourt.org